【丽格教育】波士顿Lily老师

高级特邀顾问(CNP)
1484赞 1108粉丝 68最佳回答
短信

乘风破浪的北京女孩,如何在申请路上重拾自信,录取加州Webb等7所顶尖美高!

阅读: 293     发表:1年前

学生档案

学生信息:Qier同学

美初就读:Clairbourn School(CA)

美高入读:The Webb Schools (CA)

录取院校:

The Webb Schools (CA), Dana Hall School, Emma Willard School, Culver Academies, Cushing Academy等






从中国到美国,从美西到美东,教育是第一要务     


我们家对教育是非常重视的,也在孩子们的教育上投入了很多。我觉得这可能跟我个人学习成长的经历是有关系的,因为我自己本身是从一个很小的地方读书读出来的,而这一步步走过来,我感受到接受教育是一件珍贵且快乐的事情,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快乐。


我们最开始在北京的时候是在朝阳区,Qier在班上一直是是前三名,而且有着丰富的课外活动,学习生活都很饱满很快乐。但后来我们有一个机会来美国读书,这个机会对我个人来说需要放弃很多东西,相当于到美国后重头再来,所以当时我们也纠结了很久,觉得放弃国内的发展非常可惜,但一想到孩子,又觉得自己责任和义务给孩子们创造更好的平台,而且来美国后虽然可能会遇到很多挑战,但相信也能收获很多。


因此我们家在孩子五年级上到一半的时候就从北京的公立学校转到加州来读书了,但是没想到的是,两三个月之后就疫情了,校园关闭,课程方面都不太有推进,6年级基本是上网课,所以我们正式在美国读初中的时候已经是七年级了。这期间遇到了很多的挑战,就比如说她学习方面,因为我们对美国学校的系统不熟悉,孩子也不会用电脑写作业,再加上英文底子本身也不够扎实,就导致她的学术一落千丈;再者她的社交,因为这里都是加州当地的孩子,在融入当地社区也遇到了不少问题。而且因为孩子在北京公立小学读书的时候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而在来到加州之后她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所以孩子在整个七年级都是很困惑的。但我也无能为力,孩子困惑的同时我也感到很焦灼,不知如何是好。


七年级结束,身边讨论申请高中的人多了起来。其实我一直知道4年高中很重要,一定要选择一个很好的、适合她的高中,但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是很迷茫的。我先是向身边的人咨询,问问他们的孩子是如何准备申请高中的,但咨询过后又觉得好像大家跟我家的情况都不是很匹配。然后我又去网上搜,看有没有什么信息能帮助我,但收效甚微。因为很多家庭来美国的原因是工作,孩子上学的地点是有确定范围的。但我们家来美国的目的就是孩子上学,哪里有好学校我们就去哪里,流动性更强。当时我听很多人讲东部的学校很好,我就想着或许我们也可以试一下这个机会。虽然我知道很多家庭落脚在加州后就不想搬了,因为这里生活方便,天气很好,但我骨子里还是个非常愿意冒险,尝试新鲜事物的人,而且我觉得即便尝试过后发现是错的也没有关系,因为生活本身就会遇到很多曲折的事情,走很多的弯路,或者吃很多的亏。我就是这样长大的,也从来没有觉得后悔,虽然可能会有遗憾,但还是会觉得在走弯路的过程当中也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情,也丰富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我当时还是想要试试美东的学校来进行申请的。






执行力强,诚恳靠谱,是丽格一贯的风格


既然计划从美西搬到美东,但我又不了解那边的学校,即便问过很多人,但大家给我的信息差异也很大,所以反而让我当时更迷茫了。后来我就想专业的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我们找个东部的老师来帮助我,他们可能更专业也更了解学校。所以我当时就在网络上关注了一些顾问机构想先咨询一下,但其实那个时候的咨询是很没有眉目的。我就记得当时找到丽格,先加的Jessie老师的微信,她很快回复我说约时间视频聊一下,聊完之后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执行力很强,而且即使是免费咨询,她也很诚恳很到位。但是我并没有立马下决定,我还在观望,而且我当时的一个顾虑是,是不是收费更高的机构服务更好?


但是后来有一件事情让我下定决心找丽格来做,因为Qier 喜欢马术,我在了解学校的过程中就想咨询一下印第安纳州的Culver Academies,我问了好几家机构,但可能因为是免费阶段的咨询,有些机构就不想理我,但是Jessie老师很快就介绍了两位Culver的学生家长给我,我当时就想她不怕这两个家长跟我讲一些不利于丽格的坏话吗?她这么坦诚的就给我分享这些资源,她们肯定是非常有底气的,后来我和这两位家长聊得也很好,了解了学校的情况让我觉得收获很大,Culver这个学校也是后期在我们校单上的目标院校。这个事情之后,我们就决定找丽格来做孩子的申请,进入到申请阶段,我能感受到丽格的整个团队都是这种执行力强、细节严谨,在孩子的申请上非常诚恳,我后来也发现这是丽格一贯的风格。






扬长避短的美高申请,如何让孩子找回自信?


确定丽格后,我们的申请工作就走上了正轨,但是很快,我们发现标化的准备对Qier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Qier在北京念公立小学的时候,英文仅限于考试,那时候成绩是很好的,我们也没有太重视英文方面的强化培训,但过来之后她就遇到了很大的障碍,最初连和同学的交流都是不太顺利的,入学前的英文测试成绩也不好,所以其实孩子底子还是偏弱。到了标化考试这块,我们找了机构,做了培训,孩子也努力过,但效果微乎其微。后来丽格老师就帮我们想办法,去跟学校申请豁免,不提交孩子的标化成绩,以我们六年级已经在美国就读的情况来跟学校沟通。我觉得这个策略极大的帮助到了Qier,因为她真的也不是标化型的孩子。


然后GPA方面,申请高中需要六、七、八三年的成绩单,但由于疫情原因,再加上刚来不太适应,Qier 的6年级的成绩并不理想,直到8年级上学期才有全A,到现在为止一直保持全A,这期间她是慢慢地往上走,也是一个成长。但在我们当时启动申请的时候,看着前面的成绩,我们压力还是挺大的,但丽格的老师们一直给我们鼓励说学校不仅仅看GPA还看孩子的学习潜力。


所以Qier 在硬实力上真的不算出众,但是她也有很多非常亮的点,比如她画画非常优秀并且拿了很多奖。国内绘画的标准和国外不太一样,国内更看重“画得像”,而美国这边更看重创意。我一开始只是知道Qier画画不错,但有多优秀我不清楚。之前六年级的时候我们参加过一次比赛,老师选了一幅画提交上去但没有得奖,也让我失去了信心。但丽格顾问老师看了Qier的画之后告诉我,她见过很多学生,Qier的画画绝对是出众的鼓励我们去参加Scholastic的比赛。我们也很听话,老师让我们干嘛我就干嘛。结果真的很不错,一共拿了5个奖1个金2个银3个荣誉奖,这让我们信心大增后来Qier还设计了学校学生穿的卫衣图案以及学校的旗帜,挂在学校体育馆里。我觉得孩子就是这样,自信也是需要外部反馈的,有的时候妈妈告诉她她很棒她不信,但外部机构的认可,老师同学的认可,顾问老师的认可,逐渐积累下来,她就会变得很自信。


Qier绘画得奖作品


后来为了更好的呈现她的亮点,顾问老师还指导Qier 做了个视频包含了她的自我介绍、绘画作品和所获奖项等等,成品效果非常好,这对她后来的申请也起到了非常大的帮助。


另外,除了艺术方面的优势外,Qier 还是一个非常积极参与学校活动的孩子,不管是帮学校设计东西,还是学校的展会活动,或者选举活动等,她都会积极帮助老师,帮着老师搬搬凳子也好,或者帮忙布置也好,都让老师同学看到她对这个社区是非常上心的。慢慢的,很多事情也就发生了变化,和老师的感情不一样了,和同学的感情不一样了,甚至到最后和作业的感情也不一样了,整个人就变得很积极很主动,我想,这就是美国社会所看重的社区感吧。


除了这两点外,Qier的面试也很不错,经过和顾问老师的培训,Qier 对自己的自我认知也比较清楚了,而且面试很多时候就是讲我喜欢什么,我经历过什么,我有哪些成就等。我们家有13所学校的面试,等到面了10所左右的时候,Qier说我是不是被自己成功洗脑了,我觉得我现在很棒,我很出众,我很自信。当时我有很大的触动,因为她之前感觉自己英语也不好、又不是本地人,感觉自己处于较底层的位置。但在这个过程中,她越来越自信,愿意去讲更多的东西向招生官展示更全面的自己,所以面试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有时候甚至会面试一个多小时。等到面试结束后,我去回顾Qier在这段时间里的变化,能真真切切感受到她变成一个很自信的人。


当然,整个过程中丽格老师们功不可没,她们在正式面试前做了很充分的培训,包括沟通挖掘她的经历,还有一些细节上的纠正,告诉她怎么回答面试官的问题,让她更有话说等等。比如说可以先去了解这个学校的一些感兴趣的项目,然后在回答面试官问题的时候提及到,这样既能让自己更有话说也能让面试官知道你是对这个学校有了解的,从而形成和面试官和学校的良好关系。而且Qier本身的性格也非常热情,所以在面试的时候,她这种热情是能很好的传导给面试官的,比如有个面试官问为什么要申请我们学校?Qier就说我想要参加你们学校的水球队。因为她觉得这个项目很酷,从来没有做过,之前她有在学校游泳队,所以这项运动既是新的尝试她也有基础。还有一个东部的学校问她最想要加入学校的什么项目的时候,她说我想打冰球,因为我弟弟也在打冰球,但是我们学校没有,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冰球俱乐部,她说我看到你们学校有,而且初学者也可以玩,我特别想感受在冰上飞翔的那种感觉。所以她和学校的沟通就非常细节,让学校感到这个学生是了解我们学校的,是真的有认真考虑来我们学校的,而且她说的非常有激情,让学校感受到她非常的真诚,就很打动人。整个申请季下来,她的变化让我非常惊喜,而且她现在对她的高中生活也充满了信心。


然后文书部分Qier基本不太跟我聊,可能这么大的孩子不太喜欢跟家长聊这些,但她愿意跟顾问老师聊,聊到心底里头最想说的一些话。因为刚开始我们启动的时候有沟通挖掘的环节,那时候孩子还处于一个混乱的阶段,她在这个过程中就跟顾问老师聊了很多自己的困扰等,然后顾问老师就一直耐心的倾听她,给了她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所以她就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的梳理自己。最终的文书也是改了很多稿才最终定稿。


Qier绘画得奖作品






青春期问题怎么办?丽格老师是我们家庭的情绪镇定剂!


在我们刚来加州的时候,周围很多人会问我是不是以后孩子就能去斯坦福、康奈尔这些名校了,我也就会想既然都投入这么多了,我肯定是想要收获的,孩子进入名牌大学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奖励。但是渐渐地,我的想法改变了,尤其是这大半年的美高申请过程当中,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包括Qier自己的思想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都慢慢从一种混乱焦虑的状态中镇定了下来。


在找到丽格之前,我们都是比较迷茫的,Qier也正好处在青春期,很混乱也很消极,而我和孩子之间的关系还出现了些小问题。我每天忙着家务,还要给她唠叨东西不要乱放、作业怎么没交这些琐碎事,而她呢,也还不太适应美国的学习还有社交,每天应付学校的事就忙不过来了,但我没有看到她的烦恼,只是看到她的缺点,所以整个家庭充斥着焦虑和混乱的气氛。


这个时候Jenny老师出现了,她是负责带Qier的老师,说话给人很舒缓的感觉。Qier其实一开始和老师沟通还是比较抗拒的状态,因为她觉得这又是妈妈给她安排的任务,但Jenny老师就很温柔地告诉她,我知道你现在一定面临很多困难,其实我遇到很多像你这样的小朋友,他们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孩子就好像忽然得到了一个心灵上的出,她觉得原来有很多人像我一样,我不是最差的小朋友,老师能看得到我,知道我现在不容易。妈妈只知道我没有交作业,只知道我房间里很乱,只知道我不主动参加学校活动,但不知道我很难,不知道我为什么做不到这些事。但Jenny老师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从不同于家长的视角,能够认同接纳她的感受,并且她会给Qier一些具体的解决方案,不让她的情绪堵在那里,可以说是治愈了她受伤的心。


同时,老师也一直在和我保持了高频的沟通,因为我很焦虑忐忑,担心走错了这一步,孩子错过的时间就回不来了。但通过和丽格老师的沟通,我也慢慢学会了一些和孩子的相处之道,比如说我学会了不再跟孩子讲那么多负面的话,如果真的不能讲正面的话,那我就不讲话,然后如果出现我和孩子不能沟通的事情,我就找老师,让老师去跟孩子沟通。我也逐渐学会了镇定、学会了放手,比如说,需要孩子做的事情,我都不在群里回复,一定要等孩子放学回来后看到自己回复,让她自己动起来冲在前面,而不是家长冲在前面。慢慢的,我和孩子的关系也缓和了下来。






美高申请路漫漫,丽格专业引路人!


除了这些情绪上的疏导,在申请方面丽格老师也体现了她们非常高的专业素养。反思过去,我们为什么会有情绪上的积累?很有可能就是行动太少了,因为你不知道该往哪走,即便有方向了具体又该怎么做。我们在这次申请中,通过丽格老师的指导,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完成了,也就不焦虑了。


首先,选校单的时候,这是一个大方向的确定,很关键也是最难的。我们当时像无头苍蝇一样,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孩子想要怎样的学校。美国学校形形色色,比如说有宗教的,有无宗教的,有女校,有混校,有东部的、西部的、中部的,然后有侧重学习的,侧重体育的,侧重艺术的,不像国内的高中基本只看学术就好了。而我们提出了择校的诉求之后,丽格老师就选出了适合我们的学校,跟我们一个一个分析学校最终我们确定下来的13所学校都是我们非常喜欢的,很多学校在艺术方面都比较擅长,比如Cushing,Emma Willard,Dana Hall 等,也有一些学校是有Qier非常喜欢的马术项目,比如Culver 这个学校,她在最终拿到录取后也是非常的割舍不下,因为Culver的马术项目实在是太吸引她了,所以最终做决定的时候也很艰难。但我们最终选择Webb更多的是考虑家庭因素和Qier 的游泳项目,因为Qier 在7年级的时候有一个游泳项目,刚开始她感觉很痛苦,但后来随着在游泳上的成长,她可能就开窍了,突然就不痛苦了,反而很享受比赛,非常热情的投入了游泳,所以她要是进了Cushing就不能游泳了,然后Culver的话,游泳只能是学校赛季的,但是如果在Webb的话,她中间是可以出来再继续训练的,所以当她放弃Cushing和Culver的时候,她在家里哭了很久,感觉对她来说这个选择太难了。


再者,在家长文书上,我记得当时顾问问我第一个问题是你的教育理念是什么?我一下就懵了。我想我是没有教育理念的,或者说是有,但是没有总结过。但是当时第一反应是我没有,我就知道一天天这么过,做好你的事情,但是我不能告诉顾问说我没有,显得我做家长很不专业的样子。所以我就开始绞尽脑汁想,大概过了三天才交给丽格老师,倒不是因为我行动力差,而是因为我一直在想,我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想,回忆这么多年我做了什么,孩子做了什么,我们得到了什么成就,甚至还有我自己读书时候的事情。我觉得我好困惑,我养了这么多年孩子,竟然不知道我的方向在哪里。等我想完之后,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试着在电脑上敲,我觉得我是一个很认真抚养小孩的人,但即便是我这样认真的人,也没有想过要用哪些词来定位我们家庭的教育理念,但其实这个就像企业文化一样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需要老师来帮我做这件事,每次我跟老师沟通都要讲很久,因为我找不到我的集中点在哪,需要她来帮我做。Jane老师就说你不用想你讲的是对的还是错的,不用担心任何事情,说你想说的就可以。我就觉得Jane老师很神奇,她可以让人一直讲话停不下来的。我就想她肯定也听过很多家长讲这些,但她很有职业素养,每次听都像第一次听家长在讲,然后在听的过程中她讲话很少,关键时刻又引导我说更多,更深入了解我们家的情况。等到我们最后一次家长面试的时候,我就跟先生说,你去跟Jane老师讲,我讲的已经差不多,可能有一些部分你要补充,或者从你的视角来看。我先生就说沟通半小时肯定足够了,结果他又聊了一个半小时,聊完心情特别舒畅,说跟老师沟通的非常充分。最后丽格老师帮我们写的家长文书我们也非常满意,可以说是非常准确地归纳了我们家的教育理念,包括做人的品格,在运动上观念和对艺术上的追求等。







给未来申请人的建议


第一,确定方向后,少说话,相信孩子。这点对于申美初或者大学的家庭可能没那么关键,因为孩子还太小或已经定型了。但对美高的家庭来说我认为很重要,家长把握一个大的趋势,就尽量少说话,说不了正向的话不如不说,因为每多说一句都在扣分。其实我们家长已经投入了非常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但是在孩子那反倒一直在减分,为什么?因为这张嘴。虽然有时候确实忍不住,因为当家长的当然希望孩子能更好的,就会有很多情绪,如果我看到我的孩子很优秀,就觉得再努力一点点是不是会更好?或者说看到孩子不努力,我就感觉要眼睁睁的看着一颗新星在陨落。尤其像我这种舍弃了很多事业上的发展,主要负责带孩子的陪读妈妈,更容易会有负面情绪的积累。所以有些话就很容易说出来了,然后在孩子那里就会扣分。所以不如相信自己的孩,相信他们正在成长的路上找自己,人生中肯定会有一些混沌的时光需要孩子去摸索。


第二,找对顾问,他们是有经验的领路人。实际上我女儿申请学校的过程当中我真的没有做什么,我唯一做的就是找对顾问老师,剩下的让孩子和老师去做。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很忐忑,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但我会把自己往回拉,让自己放松下来。比如说,有些事情顾问老师会帮着做,但如果是需要小孩子做的事情,我看顾问在群里跟小孩在对话,本来顾问老师可能一分钟就做完,但教她需要20分钟,反反复复教她你先点这后点那。我看着着急,因为换成我我就直接代办了,教她太麻烦。但有一次老师就跟我说,孩子终归是要学会自己去搜索、注册、做自己的事情。深以为然也感觉受益匪浅,比如说最近刚结束的夏令营报名,很多都是她自己独立完成的,她自己和我说感觉自己挺厉害。还有一点就是,我在美西,丽格这边的老师在波士顿和中国,我们有三个时区。但不管我有什么问题放到群里,都有人及时回复,这点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如果我找了顾问,发出去信息一天两天没回复,那我心里就会很慌张,想这到底靠不靠谱。


第三,要注意孩子的社区服务、奉献精神。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申请Webb的时候,家长文书里面有一项是问我,你的孩子进入Webb,能给我们学校带来什么?这就是问我们的奉献精神。美国这边还是很看中这个的,所以有很多人做义工,当志愿者。所以我建议家长可以观察一下孩子有没有奉献精神,其实也不一定要多优秀,在学校帮老师拿些东西,或者关心下同学,看到有人不开心,问下你今天好吗?你有什么事情我可以给你做点什么吗?这都是一种奉献精神。有能力我就奉献我的能力,能力不够我就奉献我的态度。这种小事积累下来,奉献精神就刻到骨子里了,包括我在这边生活后接触到很多美国本土的人,年龄跟我差不多大,他们从小加入了各种义工组织,然后现在就有非常强的社会责任。所以我们认为孩子可以一点一滴从帮助你身边的人开始,再到后面贡献班级、学校,越来越大,然后就变成了社会责任感。比如说,我们这有一个很优秀的高中生,他上学路上感觉有个路口的红绿灯设计的很不合理,就向相关部门反应,但没有得到回应。然后他就联合学校发现同样问题的同学来反映这个事情,后来觉得好像也不够,于是就和同学一起去找附近的居民写请愿书。这件事情我听了就很振奋,因为他的“优秀”不需要你学习多好,不需要你得了什么奖,而是在于这个社会责任感的体现。


丽格顾问说


在Qier 刚开始和我们协作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学生虽然当时还在学术,社交等方面有一些困扰,但她其实有她内在的力量和优势,非常有特点的女生,包括她的成长也让我们非常赞赏。


首先她是一个心地非常柔软的女孩,很喜欢帮助别人,很喜欢小动物,也很喜欢马,感觉她天生是那种对世界充满热情的人,愿意参与到各种的活动中,尤其是能够帮助他人的,而这种热情也让她在群体中有一股难以忽视的影响力。在学校排球队中,虽然她不是队长,但却可以提升整个球队的凝聚力,在比赛出现困境的时候,她是那个积极影响队友调动积极性的人。因此,我们就鼓励Qier多参加学校的团体运动,并且多多展现自己的沟通能力和领导能力,Qier也不负众望被教练选为队长,在下个季度的体育项目中也再度被同侪教练认同当选足球队长。体育上的活跃无疑也带给Qier很大的影响和自信,这些过程都让Qier逐渐认识自我,破茧而出,成为一个阳光自信的加州女孩,而这样的一个重塑自我的过程也让Qier 打动了许多招生官,最终收获了足足7所学校的录取。


同时Qier 的艺术天份也是让我们非常赞赏的,而且她的每个艺术作品都拥有着她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以及极强烈的赋予意涵,每一幅绘画都是Qier感受世界的表达窗口。因此,除了指导Qier完成艺术作品集外,我们也推荐Qier参加了全美知名的Scholastic绘画比赛。而最后收获的众多奖项也大大增加了Qier的自信,这让她之后的每幅绘画都更加具有震撼力。所以在申请过程中,我们也指导Qier将她的绘画作品集发给美高的艺术老师进行互动,最终也获得了许多非常好的反馈。


另外,鉴于Qier 很强的手作能力,我们又指导她完成了一个自我介绍的视频,将她丰富多彩的形象搭建了起来,她的热爱,她的体育,她的艺术,她热情张扬的性格,包括她唱rap 的片段,我们把她的特色浓缩在短短几分钟的视频中,展现出了一个勇于突破自我,并极具感染力的人物性格。


而Qier 家庭在这个过程中对孩子的支持和理解,也让我们非常感动,他们真的是在尽自己的全力支持孩子,哪怕这个过程中意味着不少的自我牺牲,但他们无怨无悔,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提升自我的认知,这其实是非常难得的。有这样的父母,Qier 是幸福的也是幸运的!


丽格顾问详细解析本案例:韦伯中学加州:看她如何在申请路上重拾自信,录取加州Webb等7所顶尖美高!


关注丽格

了解更多




公众号
ivytalenteducation
【丽格教育】是一家总部在美国麻省波士顿,并在中国北京、上海和深圳设有实体团队和线下办公室的国际教育升学顾问机构。是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NACAC),美国独立教育顾问协会(IECA),美国SSAT考试管理中心 (EMA)的认证机构。从2009年开始,丽格团队就致力将美国本土优质且丰富的教育资源提供给学生,以让学生入读适合且优质的美国学校为目标,为学生提供全方位指导和提升,成为更好的自己。 【丽格教育】的创始人波士顿 Lily从2008年开始专业从事留学咨询及私校升学。Lily老师及丽格团队本着“专业、真诚、务实、靠谱”的做事⻛格,留学规划和申请服务全程公开透明,为选择和信赖丽格的家庭传递真实可靠的信息。以不辜负丽格家庭的信任和选择为初衷,为学生争取适合且满意的录取为导向,帮助⼤部分客户实现了“优质适合有利于学生长线发展的学校”的录取结果!
... 更多
公众号二维码